海賊王:梅麗號與烏索普的翻身仗,「絕境之王」脫團事件的來龍去脈

七水之都烏索普與魯夫為了梅麗號的決鬥讓人唏噓。 誠然梅麗號的狀況確實達到了不得不放棄的地步,然而梅麗號的最終結果與直接被放棄是有本質區別的。

烏索普的過失其實並不在珍視梅麗號上,而是一開始沒有認清自我,直到司法島一系列事件以後才真正明白了自己不應該脫離夥伴。 這裡就演繹一下這場因梅麗號帶來的烏索普脫團事件的來龍去脈。

一、梅麗號

1.1 致命的傷痕

導致梅麗號不得不放棄的原因都知道是龍骨斷裂,出自巴里的解釋。

那麼梅麗號的這個致命傷究竟是什麼時候發生的呢?

我找到了一些展現梅麗號龍骨變化的畫面:

梅麗號剛從空島掉下來的時候,船底並沒有顯示出傷痕,梅麗號掉到海面上也是有氣球章魚緩衝的,船底整個拍在海面上,

用力是分散的,不至于摔斷龍骨。

從弗蘭奇讓烏索普看船底的傷來看,龍骨是受到了集中力的撞擊才斷的。


結合弗蘭奇言語中的潛臺詞,梅麗號龍骨受重創應該就在前一個島(長鏈島)之後。


順著這個思路,我終于在七水之都前的劇情中找到了原因。



魯夫讓梅麗號【全速前進】追橫崗的時候船底撞到了海上列車的【鐵軌】,這種急停使撞擊力全部集中在了龍骨上。

所以這就是導致本就脆弱的梅麗號被宣佈不能繼續使用的原因!

1.2 尷尬的立場

梅麗號是有人格的「夥伴」,對于烏索普來說尤其如此。

烏索普是真正把梅麗號當做「人」來看待的。


按照魯夫的方案,梅麗號不得不變成「被拋棄」的夥伴。

梅麗號是個上過天的「戰士」,然而此時梅麗號的下場就算不是被拆,也得進博物館了,

關鍵這不是戰士的歸宿啊!

所以烏索普難以忍受的是梅麗號的歸宿成為「被拋棄的戰士」。

1.3 英雄的落場

司法島戰鬥的尾聲,救生船被摧毀,如果沒有梅麗號,草帽打贏了之前所有敵人都不再有意義。

所有「人」都活著,但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取代「船」這個位置,這說明了梅麗號在「廣義的夥伴」中的職責是無可取代的。
梅麗號在那種場合下出現就贏回了戰士的立場。


夥伴們安全後,梅麗號終于折斷了,也就是說梅麗號是「犧牲的夥伴」,而不再是「被拋棄的夥伴」。

所以冰山勸魯夫讓梅麗號「安歇」。

烏索普自然也能接受梅麗號的這種英雄式落場了。
====================

二、烏索普

2.1 問題之源

在空島時烏索普說過他在船上是「萬金油」,好像是什麼都能行,實際上大多數都是半吊子。


雖然他自認為應該是「狙擊手」,然而在七水之都之前他的射擊技能表現很少。他既是戰士,又是修船人員,又是娜美的武器改造師,又是美術家,其中又以前兩者為重。而且烏索普以前是所謂的「烏索普海賊團」的船長,一直念叨「船長」這個稱呼。

這種慣性讓烏索普越來越迷糊自己的定位到底在哪裡。

2.2 問題發酵

論到戰士,青雉的出現讓他對自己的戰鬥力已經產生了懷疑。

而隨著2億資金被盜和被弗蘭奇一家超越,他對自己還配不配稱得上草帽一夥動搖了。


他自認為雖然自己還是個戰士,但在戰鬥力層面太容易被取代了。

于是他在得知梅麗號被放棄的同時產生了同病相憐之感,他作為戰士的自信潰敗。

關于梅麗號修不修得好的事,魯夫只說出了一個決定而沒說清楚原委。

但是其中一句話讓烏索普作為修船人員的立場被打爛。

當魯夫拿出船長的姿態說事的時候,烏索普更轉不過這個彎了。

所以烏索普覺得自己可有可無,變成了海賊團中多餘的累贅,提出了脫團的要求。

此時,他是將自己置于「烏索普海賊團船長」的立場與魯夫進行船長對決的。

雖然贏回了一部分尊嚴,但是採用武力對決來證明自己的價值是半場錯誤。

2.3 任性危害

烏索普提出決鬥的時機極其任性。

就在那天,羅賓莫名失蹤,眾人已經開始不安了。

為了說服烏索普,魯夫被逼到口沒遮攔。

索隆和香吉士因為沒保護好烏索普的關係大吵了一架。

烏索普拒絕了喬巴的治療惹得他淚流滿面。

魯夫雖然決鬥贏了烏索普,但是心理也大受打擊。

可以說烏索普的任性連同妮可羅賓的不明舉動給整個海賊團的士氣帶來了巨大的打擊,而對所有夥伴來說這種消極情緒其實一直在延續。

而正是在那種精神狀態下遇到CP9,所以魯夫和索隆才被輕而易舉地擊敗了。

士氣就代表力量

很遺憾,烏索普那時候給團隊士氣紮了一刀。

2.4 轉變之機

烏索普離團後自知救羅賓缺乏「夥伴」的立場。

所以最後選了個「義士」的立場來救。

「狙擊王」這個藝名其實倒把烏索普的核心競爭力放進去了。

因為烏索普選擇了救羅賓的道路,所以後來的一件事讓他終于想通了。

香吉士與烏索普從武力值來看當然是前者能打加布拉,但烏索普難道就沒有價值了麼?

運用射擊技術輸送鑰匙是只有烏索普才能幹的事啊!

所以烏索普終于發現了,他其實是具有其他夥伴都沒有的核心競爭力的,他在這個團隊中其實是不可取代的。

在想通這點以後,烏索普終于開始考慮怎麼歸隊了。

2.5 組織身份

當然除此以外,烏索普還要意識到在夥伴當中,他要明確自己的下屬立場。

烏索普挑戰魯夫的時候是想獨立做主,但是既然處于團隊中,發生分歧就應該明白只能下屬退讓。
下屬有建議權,沒有決策權,否則這麼多夥伴聽誰的話會亂掉。

這種隱患的存在是會給團隊帶來毀滅性影響的,所以索隆才那麼強硬。
因此烏索普在懂得讓步之前,是不能歸隊的。

隨著烏索普的道歉,從自我定位到組織架構的隱患被全部排除。

烏索普的這場事件才能畫上休止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