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呪術迴戰:與作者芥見下下一起,瞭解動畫製作的幕後

delightW11 2021/07/02 檢舉 我要評論

從 2018 年 4 月開始于《週刊少年 JUMP》連載的《呪術迴戰》,2020 年 10 月開始播映電視動畫,上半季結束後,下半季也於 2021 年 1月開始播映,臺灣愛奇藝已開始周更。這部漫畫被預測為《鬼滅之刃》後下一部 JUMP 系大勢作品, 動畫化後的漫畫銷售本數超越了《鬼滅之刃》當時的成績。

《呪術迴戰》故事建立在「咒術師」為了「祓除詛咒」而戰鬥、對抗 「由人類負面情緒」誕生的「咒靈」。無論是咒術師或是咒靈,都有鮮明等級,也像《遊戲王》一樣有對決規則可言。相較動畫,漫畫附錄有更多詳盡的等級說明可參考。故事裡主角虎杖悠仁意外吞下「宿儺」詛咒的手指,與詛咒共存,和伏黑惠、釘崎野薔薇,還有師父五條悟一行人一起面臨人類世界的顛覆。

一、芥見下下是哪來的

《呪術迴戰》的作者芥見下下現年 28 歲,出道以前,於 2014 至 2018 年間為葉恭弘老師在 JUMP 的連載作品《KISS×DEATH》擔任助手。他的出道處女作為《神代搜查》,而後有《No.9》《二界梵骸巴爾托爾》《東京都立咒術高等專門學校》。 《東京都立咒術高等專門學校》後來以單行本作為《呪術迴戰》的第 0 集發行。一直以來芥見下下的作品都是一期刊登完的短篇漫畫,《呪術迴戰》是他第一部長篇連載作品。

過去訪問中, 曾有人詢問過芥見下下這個名字是從哪裡來的靈感?當時他的回答是:「我的本名是芥見上上。」芥見下下這種無厘頭的幽默感,也常在漫畫中不正經地出現在附錄。除了名字以外,芥見下下的性別也很神秘,2015 年在《No.9》中,芥見下下個人介紹裡的自畫像是位女孩。但在之後的作品中,芥見下下也畫過男版自畫像。

因為特別理解女性角色們說出的臺詞,許多粉絲藉由作品風格推測,芥見下下很有可能是女生。芥見的外表從未公開過,大多是在作品中用自畫像的方式刊登,在《呪術迴戰》連載期間, 芥見下下使用的自畫像為「只有一個眼睛的貓」,因此,常被讀者們稱為「單眼貓」。

二、暗黑系王道漫畫

芥見下下自稱中學時代有段黑歷史,因十分景仰《BLEACH 死神》作者久保帶人,在中學時曾把這份憧憬的心情寫成詩集,詩集的標題是《雲的巨人》。 有趣的是,這本詩集,也在《呪術迴戰》中出場過。

芥見下下的畫風經常被拿來與富檻義博和久保帶人比較,粉絲間曾流傳芥見下下是否當過兩人助手的討論。許多粉絲認為芥見下下明顯不同於兩人畫風的一個特點,是角色的腳的粗度。 富檻義博或久保帶人所畫的人物以較細的線條而聞名,但芥見下下所畫的人物由於腿很粗而成為網上的熱門話題。

在《二界梵骸巴爾托爾》的作者介紹頁中,曾出現與責任編輯對角色腿的粗細進行鬥爭的畫面。 芥見下下本人不覺得角色的腳很粗,但許多閱讀過他短篇作品的粉絲,都覺得角色的腳「有點粗」。

為何角色的腳都習慣畫比較粗?芥見下下曾表示, 可能跟自己的「性癖好」有關。「可能因為想要把女孩子畫得可愛一點,不知不覺就會把腳畫得粗一點點。」作者對女孩子的品味也常在漫畫中經由角色臺詞訴說,比如喜愛「食量很大」的女性。

芥見下下的責任編輯曾在訪談中提到,從與芥見下下的對話中,可以明顯感覺得到他受到《BLEACH 死神》的影響很大。確實,比起王道系常見的「為他人而戰」,《呪術迴戰》更接近「這是我自己的戰鬥」。一樣帶著深沉氣息,《BLEACH 死神》故事建立在生物與靈界之間, 世界觀設定于現世、屍魂界、虛圈,透過死神、虛、滅卻師、完現術者談人類與魂魄之間制衡的戰爭。

《BLEACH 死神》是暗黑風格的王道漫畫,作者又善於運用文字,經常在漫畫中出現詩意臺詞這種感性也似乎感染了芥見下下。《BLEACH 死神》圍繞對死亡的反思,這種觀點也讓人想到《呪術迴戰》中角色不斷探討著: 「什麼是正確的死亡?」

除了《BLEACH 死神》,在《呪術迴戰》中也不難發現芥見下下成長中受過其他王道漫畫洗禮, 完全認證是少年漫照顧長大的小孩,結印的手勢與團隊分組編制讓人直覺想起《火影忍者》,虎杖體內有宿儺,如同漩渦鳴人與九尾共存。

因為喜愛伊藤潤二,曾經在漫畫裡直接以夏油的招數「漩渦」畫面致敬大師;甚至在畫面裡不起眼的地方, 還安排了《排球少年》角色的人形看板。

在劇情有些套路感的模式下,《呪術迴戰》之所以出彩,是因以暗黑題材做風格、華麗的術式做骨幹, 採集日本妖怪文化與詛咒文化,發展出對恐怖與鬼魅的探索。

三、分鏡與配樂的咬合

芥見下下曾提到喜愛動畫導演庵野秀明, 其導演作品有《勇往直前》、《海底兩萬哩》、《新世紀福音戰士》。在這之前,庵野秀明也是動畫師,參與過《風之穀》、《超時空要塞 愛,還記得嗎?》、《無限地帶23》。

芥見下下也很欣賞遝名健一與山下清悟, 《呪術迴戰》動畫化之後,山下清悟已經連續擔任兩次OP製作,遝名健一也加入原畫製作的陣容,整體片頭的美術與畫風可以說是一支夢幻球隊。

在動畫製作方面,東寶的製作人松穀浩明從《東京都立咒術高等專門學校》作品就開始關注芥見下下,讀完隔年連載中的《呪術迴戰》後,馬上就有了要將這部作品動畫化的想法。製作團隊為 MAPPA,由瀨古浩司擔任系列構成及腳本, 導演則是由 MAPPA 製作指名、曾經擔任過《牙狼〈GARO〉VANISHING LINE》及《高校之神》的朴性厚導演。

朴性厚曾製作過《航海王電影:Z》及《戰姬絕唱 SYMPHOGEAR G》等動畫作品。在《呪術迴戰》第二集,被兩面宿儺吞噬的虎杖跟五條對戰的場景,靠著樸性厚獨特的分鏡切換手法, 讓兩人的速度感及五條神祕的實力恰到好處地展現出來。

雖然故事的編排跟原作一樣,但是動畫製作團隊也有特別的安排,例如: 第一話虎杖跟祖父之間的對話是表達虎杖角色性格的重要場景,動畫化時不免擔心會沒辦法做到如同原作的情感移入效果。朴性厚導演與瀨古浩司討論後,以芥見老師提供的分鏡為基礎,增加了一些漫畫沒有的畫面。

音樂方面,芥見下下向小林健樹提出希望以 Billie Eilish 的風格為范本,也希望整體做得更有時尚感,動畫導演則希望能融合搖滾跟嘻哈的元素。為展現原作獨特的氛圍, 音樂製作面以使用「各種流派元素」混雜在一起為主要製作方針。

初期編曲階段使用的樂器及編成的討論時,負責音樂擔當之一的堤博明提議使用和式樂器,而小林則表示不應該以和式樂器為主要的直接表現, 若將其視為其中一個元素、會更接近原作氛圍。

《呪術迴戰》中每一個角色都有屬於他們的音樂擔當,配樂會隨著角色的個性跟生活而變動。例如負責虎杖的堤博明提起,虎杖與祖父間若無其事地交流的溫暖感讓人感到十分印象深刻, 樂曲的製作概念核心就鎖定在這樣的情感流動。另外,虎杖給人的印象是一個思維簡單的男孩,因此旋律方面是以比較少音數,簡單的方向為主。

四、不管怎樣,六點一定要下班

在《呪術迴戰》第八卷中,作者曾提到其實自己對於「虎杖」這個角色感到非常不擅長: 「虎杖就是一個被我強硬著用我最不擅長的那種最像傳統少年漫畫主角的個性而創作出來的角色,虎杖善良的個性,是跟我自己的個性離最遠的。」《呪術迴戰》裡虎杖自帶王道主角光環,像是小傑與魯夫具備天賦、力量與體能滿點。

芥見下下在漫畫附錄中聊起角色時,曾表示希望讀者可以更喜歡三輪霞與七海建人這兩個角色:「因為他們是故事裡最接近正常人的設定。」三輪霞在目前故事裡存在感較弱、技能也不突出,是角色五條悟的終極粉絲, 擔任秘書角色,但也因為平凡,時常透露出一種平庸之人對失去會有的悲痛。

而七海建人則是從社畜回歸咒術師, 他頓悟職場反正都是賺錢:「既然都是狗屎,不如選個自己喜歡的。」於是決定回到這個搏命的行業,在打鬥時還會惦念著:「不管怎樣,六點一定要下班。」七海建人的魅力在表面嚴厲但內心柔軟,看起來是個完全符合現實主義的角色,在故事設定裡,七海建人選擇的路並非成為英雄、而是長成大人。

在這部漫畫裡所設定的最強角色五條悟也帶有幾分卡卡西老師的風范, 態度上更為散漫又輕浮,也讓人想起芥見下下曾分享自己喜歡的一些漫畫角色,《排球少年》裡的天童覺無禮且說話直白、《境界觸發者》裡明顯是問題兒童的影浦雅人、又或是《我的英雄學院》裡清理偽君子英雄的污點。

他喜愛的角色通常都帶有一些人格缺陷或難相處的特質,而五條悟這個角色自持傲慢,拔除詛咒時總會露出一種接近變態的爽快表情,也讓人感覺到他亦正亦邪的特質。五條悟也因此成為漫畫裡最受歡迎的角色之一,除了因為眼罩下露出美男子雙眼的震懾, 還有他使用術時結合佛法「無量空處」講出「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臺詞,讓人懷疑未免太開掛。

不僅是五條悟身上存有這種正反矛盾,《呪術迴戰》整體設定也有人類「主宰」世界的思辨。「不過我倒是沒有羡慕過人類,因為人類很噁心啊。」這句由咒術師方的胖達(在故事中為傀儡咒術學第一人「夜蛾正道」所製作的異變咒骸)所說出的話,也可說是故事中正反方反復辯證的核心,對絕對的道德與正義提出反思。

詛咒師與咒靈之所以想創造一個「無人類」的世界,也不過是另一物種反撲的暗喻,如同咒靈花語說出: 「森林,海洋,和天空,都在哭訴,再也無法忍耐,無法繼續和人類共存。」

有趣的是,《呪術迴戰》將故事設定在現代日本,漫畫也已經將場景移動到澀穀進行開天闢地的大亂鬥,人類與咒靈混雜一起,漫畫遠景十分壯觀,相信動畫化後也會有更精彩的分鏡呈現。把場景設定在當代,更直接反映了創作者對當代社會的關懷, 包含透過角色說出的臺詞,都暗示著對於「權力失衡」的不滿、點出眾生不平等。

和《鬼滅之刃》建立的價值觀相比,《呪術迴戰》的是非善惡更混沌一些,包含咒靈有自己的思想與觀點,認為自己才是「真正的人類」,以及「惡意如何使人成為非人」。作者曾在訪談中提及:「沒有人擁有最終的真理,好人就像壞人一樣,每個角色都遵守著自己的道德準則行動。「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