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王:尾田筆下最純粹的「惡」,用惡報復這個世界!

雖然多弗朗明哥已經入獄,但是他的「高光時刻」還是會在我的腦海中浮現。

多弗朗明哥無疑是尾田筆下角色塑造最為成功的一個人,就如同演員,不分好壞,只要能夠在觀眾的 心裡 紮根,都是演技派。

多弗朗明哥亦如此,一個將「惡」進行到底的人。

骨子裡透漏著高傲

多弗朗明哥是不可一世的天龍人,自稱為「神」的天龍人,天生孤傲高貴。

雖然從小在父親的選擇下離開了聖地瑪麗喬亞,但是卻抹不掉他身為天龍人的本質,這個骨子裡有著高傲的國王,時常露出不懷好意的笑,並俯視世間一切。

他的高傲讓人為之敬畏,手下誠服于他,國民崇拜于他。只因為他高傲的不可一世,才會變成一個「極惡」的人。

而這一切來源于他童年的經歷,多弗朗明哥的父親霍名古不願意與自己的族人為伍,在他看來天龍人也只是普通的人類。他是一個不認同特權階級的人,所以在多弗朗明哥八歲的時候帶著一家人脫離了天龍人,來到了一個對天龍人恨之入骨的小鎮。

在小鎮上的人類眼裡,失去了庇護的多弗朗明哥一家人,無疑成為了他們洩憤的工具。

這個高貴的小少爺,接受不了天地之別的待遇,因此他痛恨周圍的一切。童年的痛苦遭遇,影響著多弗朗明哥的一生,唯有保持自己的高傲,才不會被人笑話,才能夠毀滅世間的一切,不留任何餘地。

弑父殺弟毫不手軟

在家人遭遇了不幸的時候霍名古試圖聯繫族人,祈求能夠讓妻兒重回故里,卻被無情地拒絕。多弗朗明哥所有的幻想都在這一刻破滅,等待他們的唯有「地獄」。

在多弗朗明哥眼裡父親是讓他們遭遇一切不幸的罪魁禍首,于是他殺了自己的父親。在他看來弱者是可憐可悲的,就連死法都無法選擇。唯有讓自己變強,所以只要是阻礙自己的人都會是同樣的下場,包括自己情同手足的弟弟克拉松。

因為命運使然,克拉松遇到了戰國,成為了海軍。他是第一個見證多弗朗明哥「惡」的人。在小孩子的眼裡,殺害自己父親的人就是仇人,不管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所以克拉松以海軍臥底的身份回到了多 朗明哥的身邊,作為自己唯一的親人,多 朗明哥對克拉松還是很看重的。

而克拉松卻不是以弟弟的名義來和哥哥團聚,可能在多弗朗明哥幹掉父親的那一刻,克拉松便把他當作仇人來看待。

朗明哥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背叛,而得知克拉松背叛自己的時候,其實他還是心存僥倖的,因為這是自己唯一的親人,但是對于他來說該來的總會來的,于是他毫不留情的解決了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

從他幹掉父親的那一刻開始,這個世上就再也沒有能夠阻止他的人,只要是阻止他的人,都會是一個下場,必死無疑。

近墨者必黑

多弗朗明哥雖然厲害,毀滅世界僅憑他一人的力量還是不夠的,成就他「惡」的人就是和他一樣「惡」的部下們。

托雷波爾,迪亞曼蒂,維爾戈,皮卡這四個人看中了多弗朗明哥的資質,他們成就多弗朗明哥的同時,也成就了自己,多弗朗明哥海賊團就是一個無惡不作的團隊,他們販賣人口,製造人造惡魔果實,製造黑火……

明面一片祥和繁榮之象,暗地裡卻是一個極黑暗的組織,因為多弗朗明哥的目標是毀滅全人類,毀滅全世界。

他經歷過多麼黑暗的過去,就會用多麼「惡毒」的手段去回敬世界,而這個以「惡」之名不斷壯大的組織,更是黑暗的讓人可怕。

明哥用盡一生去「回報」他所遭遇的一切,不管是弑父殺弟也好,還是暗地裡向著自己的目標靠近也罷,他把自己的「惡」,彰顯得淋漓盡致,了解他「惡」的人,聽到他的名字都會恐懼顫抖。

眼鏡是他用來偽裝自己脆弱的工具,可是當他摘下眼鏡的那一刻,他又會回到八歲的時候,所有的痛苦和悲慘折磨著他,而這一點也在時刻提醒著他,不能對這個世界心存善念,因為他所遭受的一切,都是這個世界帶給他的。

即便是入獄的他,也是高傲的不肯低頭。我想這個將「惡」進行到底的人,從來都沒有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而感到後悔過,因為他是不可一世的多 明哥。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