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王裡為什麼薇薇能贏得這麼多人喜歡,而蕾貝卡討不到什麼好處?

蕾貝卡的讀者緣算是作者表達與讀者預期大相徑庭的典型案例。

阿拉巴斯坦篇的線索人物,有勇有謀,有情有義,恰如其分地具備了一個「救國公主」應該具備的所有美好質量,薇薇受歡迎實在是非常順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情。

因為尾田想要刻畫的薇薇就是這麼一個「救國公主」,而讀者想要在這個角色身上看到的就是公主救國的故事,所以說一切順理成章、水到渠成。

但是蕾貝卡是另外一回事。

慣性思維之下,不少讀者在得知蕾貝卡有王族血統的那一刻,就下意識認定蕾貝卡的故事還應該是「公主救國」——用這個問題來比較薇薇與蕾貝卡兩個角色就是這種想法的直觀反映——而尾田卻不是這麼想的。

那麼尾田是怎麼想的?

誰才是德雷斯羅薩的薇薇?

一個細節在于尾田反復借居魯士之口表達「蕾貝卡的劍術只是防身用的」、「蕾貝卡不會殺人」、「蕾貝卡的手不應沾上鮮血」。

如果說現在我們無法從這句話中讀出更深層的含義,但至少我們應該理解這樣一件事——在德雷斯羅薩復國事件中,蕾貝卡不是最應該承擔責任的那個人。

明白這件事,就能理解阿拉巴斯坦和德雷斯羅薩的微妙差異。

國王被蒙在鼓裡、青梅竹馬舉起反旗,而薇薇是阿拉巴斯坦的唯一希望。

那麼誰是德雷斯羅薩的唯一希望?

是拉攏小人族運籌帷幄,守護親女兒臥薪嚐膽,為報國仇家恨十年磨一劍的居魯士。

同樣的復國,讀者們期待再來一個巾幗英雄力挽狂瀾的重磅戲碼,但尾田這次想講的是中年男人破屋重鑄的故事。

蕾貝卡只不過恰好是這個男人的女兒。

此所謂「作者表達與讀者預期的大相徑庭」。

蕾貝卡是什麼定位?

也許是創作者對自我的突破,又也許是現實裡的生活體驗照進了創作中。

同樣是「公主」,蕾貝卡與薇薇卻有著完全不同的故事。

救國的薇薇公主有一個就夠了,尾田在蕾貝卡身上更想突出她與居魯士之間的父女感情。

比如士兵先生雪夜的自責;

比如士兵先生對蕾貝卡的照料,蕾貝卡對士兵先生的依戀;

再比如居魯士的那一句「蕾貝卡的手不應沾上鮮血」。行文至此,我們可以對這句話理解得更深入一些了——這是父親對女兒的保護。

薇薇的魅力在于識大體、成大器、有大膽識,但她和寇布拉的父女情不免失之潦草。

蕾貝卡與居魯士的親情細膩、鮮活、有生命力,但她個性未免略顯嬌弱、戰鬥力未免略顯孱弱。

在少年漫畫,尤其是《海賊王》這種對家庭關係浪漫化處理的少年漫畫中,對親情的描繪不夠生動未必會遭人詬病,但人物對劇情推動不足則難免被人責難。

蕾貝卡的魅力全來自于她與居魯士的互動,而剝離開居魯士她又對劇情發展無甚助益,這樣的角色不(如薇薇)受讀者歡迎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同樣的「公主」,讀者期待再來一個力挽狂瀾的巾幗英雄,但尾田這次想講的是重尋父愛的無助少女。

蕾貝卡只不過是血緣所系,被迫捲入了復國故事當中。

此所謂「作者表達與讀者預期的大相徑庭」。

尾田還有什麼想法?

回到那句話「蕾貝卡的手不應沾上鮮血」。

德雷斯羅薩是什麼國家?是以和平聞名的國家。

雖然曾經的和平被天夜叉一夥毀于一旦,但從力庫王到居魯士再到小人族,所有人都想讓一切回到從前。

居魯士更是以奪回和平為己任。

念及此處,「蕾貝卡的手不應沾上鮮血」除了父親對女兒的保護之外,是否還包含著上一代人對下一代人的奉獻和期許之意?

過去的德雷斯羅薩是和平之國,將來屬于蕾貝卡的德雷斯羅薩也將是和平之國。為了讓蕾貝卡安心地活在和平的國度,她的雙手絕對不可以被鮮血弄髒。

為了表達「纖塵未染的和平」這個理想化的主題,尾田固執地不讓蕾貝卡參與到過多的戰鬥中去。

競技場的優勝是薩博拿下,母親的仇人迪亞曼蒂是父親居魯士打倒,擾亂國家的敗類多弗朗明哥是魯夫擊敗,蕾貝卡連薇薇公主那種呼喊大家停戰的高光時刻都欠奉。

這樣的表達是自洽的、通順的,但顯然少年漫畫的讀者更想看到的是薇薇的慷慨悲歌,而不是蕾貝卡的隱而不發,哪怕是為了「和平的象徵」。

這顯然又是一種「作者表達與讀者預期的大相徑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