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伊波伊是魯夫,波塞冬是白星,普魯托是戰艦,烏拉諾斯正體究竟是誰?

隨著「尼卡形態」的出現,想必大家最近的焦點都在「魯夫成為喬伊波伊是否宿命」這一問題上吧。但今天我想討論的不是這個,而是由此引申出的——羅杰為什麼就不能是喬伊波伊呢?為什麼跨越800年的歷史任務非得由魯夫來完成呢?羅杰到底比魯夫差了什麼?

羅杰的冒險旅途與魯夫很相像。空島、七水之都、魚人島、佐烏……這些地方他們都有去過,而且與當地的人交情頗深,所以他們同樣有眾多的支持者。戰力方面,羅杰海賊團本來就是世界最強,他們甚至可以聯合白胡子海賊團,乃至與海軍英雄卡普合作。雖然羅杰得了絕癥,但是抓緊一點或許可以在臨死前完成歷史任務,為什麼非要聽信「預言」去期待超越他們的人呢?難道真就是拉夫德魯寫著「非動物系·人人果實·幻獸種·尼卡形態者不得入內」?

我更傾向于認為這顆果實只是「喬伊波伊身份的象征」,它再厲害也不至于能決定世界「黎明與否」。況且,既然香克斯能得到這顆果實,由香克斯接替羅杰完成任務也可以呀,為什麼非得是魯夫不可呢?

其實,「羅杰的壽命撐不到現在」就是關鍵。對應著喬伊波伊的謝罪文,在800年前就確定好的「約定之日」必定會重現的人有兩個——喬伊波伊(Joy Boy)與波塞冬(海王)。

夏莉曾預言魯夫會「毀滅」魚人島,這應該就是「約定之日」首次啟動諾亞之時。要知道,魚人島就在圣地瑪麗喬亞的正下方,既然從未折返過的魯夫都會重新來到魚人島,那麼這「約定之日」應該就意味著最終那個多方勢力參與的「大事件」的發生,并非僅僅與魚人島相關那麼簡單。作者埋了這麼久的3種「古代兵器」,必將全數牽涉其中。

早在七水之都,湯姆就發表過「兵器沒有正邪,正邪在于使用者的心」的觀點。既然波塞冬與喬伊波伊交好,我相信普魯托(冥王)、烏拉諾斯(天王)也會由喬伊波伊用于「正途」,成為「將世界引導至黎明」的關鍵手段。羅杰所缺少的,就是3種古代兵器。在約定之日,就連香克斯也早已不是Joy 「Boy」了。

接下來的重點,就是要確定喬伊波伊與古代兵器的身份——喬伊波伊是魯夫,波塞冬是白星,普魯托是戰艦,只有烏拉諾斯正體未明。對應著這4個于世界而言至關重要的人或物,我們同時看到依姆在4個人中決定「滅燈」目標,他們分別是魯夫、白星、薇薇、蒂奇。前兩人是完全對應的,普魯托和薇薇也都與阿拉巴斯坦有關,那麼是否意味著黑胡子就是烏拉諾斯,或是他會掌握烏拉諾斯?先不急著下定論,我們繼續深究每種古代兵器的設定。

首先是目前最為明確的波塞冬——白星。她于「今年」才完全覺醒了力量,這一點很重要,因為喬伊波伊·魯夫也是于「今年」覺醒的。這很容易理解,因為如果大家都過早地覺醒,就無須等到「約定之日」也能提前完成任務了。那麼,烏拉諾斯當然也將在「今年」覺醒,普魯托則是將在「今年」才能被獲取。此外,還有一點需要注意——介紹波塞冬相關信息,指示她所在位置的歷史正文,不在魚人島而在空島。換言之,與波塞冬相關的地點有2個,而且揭示了空島與魚人島可能在800年前就存在某種淵源。

800年前,空島的黃金都市香多拉為了保護記載著波塞冬信息的歷史正文而戰,最終被毀滅。另外,空島是400年前因為被沖天海流沖上云端才形成的,香多拉原本就位于偉大航路。有關空島篇的設定我忘得太多,待我重看一遍后再完善本帖;也希望有熟悉空島設定的壇友可以充分頭腦風暴,想出香多拉與魚人島可能隱藏的聯系。

然后我們來看看普魯托,指示它所在位置的歷史正文在阿拉巴斯坦,世代受著奈菲魯塔麗王家保護,這也表達了「普魯托不在阿拉巴斯坦」的意思。再與「波塞冬不在空島」結合,我們可以推得一個結論——烏拉諾斯不在記載其歷史正文的所在地。

為什麼如此重要的古代兵器信息會保存在奈菲魯塔麗王家的墓室里?我們知道,他們的身份不一般,在800年前他們與天龍人中的19個國家是平等的。又是800年!不難想象,奈菲魯塔麗王家拒絕去圣地瑪麗喬亞,而選擇繼續在阿拉巴斯坦守護記載著普魯托的信息的歷史正文,應該也與800年前的喬伊波伊有莫大的聯系。

「奈菲魯塔麗·薇薇」,自800年前流傳至今的王家血統,為我們提供了一種她與普魯托的關系的解釋——普魯托沒有被毀滅,而是藏匿了800年;而想找到普魯托,光憑解讀其歷史正文也還不夠——800年后才覺醒的某人的意志或是血脈,才是開啟普魯托藏匿禁地的鑰匙(或是驅動普魯托作戰的能源?),而這個人就是薇薇。所以,當讀者開著上帝視角知道了白星是波塞冬,眼看著黑胡子在走洛克斯的老路,又估計魯夫是喬伊波伊之時,依姆的選擇卻是對「最不顯眼的」薇薇動手。

上圖中卡普提到「海軍正在盡全力解決與阿拉巴斯坦王國有關的事件」,很可能是在阻止世界政府亂來。正如赤犬嗆五老星當依姆的狗,德雷克和克比覺得CP0出現在和之國有莫大陰謀等等,海軍也并非對世界政府完全唯命是從的。而同一話中黑胡子的臺詞是「與其被海軍搶了去,倒不如我收下了」,估計黑胡子就是想去搶奪薇薇,進而奪得普魯托。假如3種古代兵器都沒有落到黑胡子手上,那麼雖然他可能具有和當年的洛克斯匹敵的威脅度,但我也不認為他會在最終的大事件中占據多大的份量,而且這里也就沒必要給他安排這些臺詞了。因此,他或許會成功奪得普魯托,草帽一伙將會在大事件中上演「拯救薇薇,以將普魯托轉為己用」的戲碼。

另外,與普魯托相關的地點還有一個——七水之都。那里的船匠世代保存著普魯托的設計圖,認為如果現存的普魯托被惡人利用了,至少后世的船匠能造出另一艘新的普魯托與之抗衡。綜上,連同普魯托的藏匿地點,與之相關的地點應該有2~3個。我們也清楚地得知了一條信息:800年前,七水之都的船匠打造了普魯托,但是當時的喬伊波伊失敗了,奈菲魯塔麗王家成為了最后負責保守普魯托秘密的一族,阿拉巴斯坦可能與七水之都有我們目前未知的淵源。

最后是本次議論的重頭戲——烏拉諾斯。現在我們明確了,喬伊波伊是太陽「神」,而非「王」;而普魯托又不是薇薇,那麼海王類提到的「另一位王」就只能是烏拉諾斯(有壇友認為喬伊波伊也是800年前某個巨大王國的王,這里「另一位王」指的是喬伊波伊,但是我想不通為什麼鯨魚也為喬伊波伊與波塞冬的相遇高興)。

這里有兩個不同的漢化版本,一個是「在遠方的大海也有一個」,我的理解是「烏拉諾斯也要出生了」;另一個版本是「在遙遠的另一片海域,也誕生了呢」,則表明「烏拉諾斯在羅杰死前已經誕生」。我不知道哪一版才是較為正確的漢化,但在我大約2年前的討論帖里,嘈雜大佬找到了生肉認為應該是「將會出生」(他說:「日文沒有明確的將來時、但是有過去時,至少這里不是過去時。我感覺這個語境中是「會」的意思,也就是說——我們的王【會】誕生的,遙遠的大海上也【會】誕生的,也就是說,這否定了王【已經】誕生的可能性。」),希望日語比較好的壇友能夠協助解釋一下。

不過按我對魯夫、薇薇、白星共性的理解,他們「今年」的年齡分別是19、18、16歲,都于羅杰死后出生,那麼烏拉諾斯也應該在羅杰死后出生才對,這樣更能體現出「因為沒能活到約定之日,所以羅杰不可能獲取任何古代兵器,注定只能作為喬伊波伊間接的引路人」。如果把這樣的理解與前文所述「黑胡子將獲得普魯托」相結合,得到「雖然蒙奇·D·魯夫是尼卡,但馬歇爾·D·蒂奇也有可能才是真正的喬伊波伊(抑或是喬伊波伊最大的阻礙——這個時代的新洛克斯)」的依姆心理猜想,可以作為黑胡子加入依姆滅燈選項的一種可能解釋。

上圖中的這句臺詞引起了我的注意——「鯨魚們也在為此高興著」。按理說,白星直接命令的是海王類,為什麼會與鯨魚有關呢?那麼我認為鯨魚是為烏拉諾斯的即將誕生而高興。說到鯨魚,我就想起了佐烏標志性的鯨魚。但以上是我以前的猜想,現在我有了一些新的理解,下面詳細講講。直接講佐烏太過于跳躍,沒有足夠的依據去支撐我的觀點,因此我們先從最近一次談及古代兵器的地方入手——和之國。凱多說「與大媽聯手,并獲得古代兵器」的底氣是什麼?他們如何知道古代兵器的所在地?根據普魯托、波塞冬的信息獲得途徑,「能解讀歷史正文的人+指示古代兵器所在地的歷史正文」基本是唯一解。而這兩樣,凱多和大媽有嗎?還真有。

能解讀歷史正文的人——覺醒后的三眼族布琳。雖然現在還沒覺醒,但凱多和大媽就賭她覺醒而結盟,甚至還因為布琳遲遲未覺醒而打起羅賓的主意。插一句,這里暗示了凱多擁有的路標歷史正文就在花之都原光月家的城堡中,如同阿拉巴斯坦王國的王家陵墓、魚人島的海之森、佐烏的鯨魚體內等等的歷史正文一樣,800年間由光月家世代守護著,凱多和大蛇掌管了和之國后并沒有挪動它的位置。

至于指示烏拉諾斯所在地的歷史正文呢?在和之國有兩塊非路標歷史正文,一塊是羅在鬼之島看到的,一塊是布魯克在花之都大蛇城堡的密室中所見的。有「奈菲魯塔麗王家守護普魯托歷史正文」、「香多拉守護波塞冬歷史正文」在前,我傾向于后者就是指示烏拉諾斯所在地的歷史正文,即「光月家守護烏拉諾斯歷史正文」(花之都大蛇的將軍城堡原本就是光月家的城堡,因為光月家才是世世代代的將軍)。至于前者,就先不管吧,我想不出來它的作用。正如布魯克在萬國得到的另外2張歷史正文拓本,我們至今未能等到羅賓解讀(笑)。

800年來,阿拉巴斯坦王國在等待喬伊波伊,魚人島在等待喬伊波伊,和之國也在等待喬伊波伊。我認為這里多少有點暗示「天王烏拉諾斯與和之國相關」。

佐烏鯨魚是否寄宿著令羅杰和御田不安的巨大生物靈魂,暫時還不得而知。這看似與毛皮族整個族群沒有直接聯系,但又不像是等同于象主的靈魂,所以這也成為了我認為「烏拉諾斯將出現在佐烏」的理由之一。而烏拉諾斯作為在羅杰死后出生的生物,就只可能是毛皮族,那一巨物或許會是天王烏拉諾斯的某種未覺醒的神秘力量。

再從凱多的角度看,如果說失去了解讀歷史正文的光月家后,和之國還有什麼值得凱多盤踞于此的,除了基本的易守難攻以及方便批量生產武器外,恐怕就是指示烏拉諾斯所在地的歷史正文了吧。為什麼我不認為天王烏拉諾斯就在和之國?因為指示另外的古代兵器所在地的歷史正文與相應的古代兵器都不在同一地點。何況烏拉諾斯應該是羅杰在世時未出生的人,而光月家最重要的28歲桃之助與26歲日和均不滿足這一條件,心向光月的28歲大和同樣不滿足。雖說例如小玉可以滿足,不過區別于魯夫、薇薇、白星的19、18、16歲覺醒,8歲覺醒實在有點離譜了,還是個孩子就要去為世界黎明而戰了?不對勁嘛。

最終,我還是把目光投向了佐烏。一方面,光月家僅與毛皮族世代結為兄弟,而非什麼霜月家、天月家等等,這一層聯系比阿拉巴斯坦與七水之都、香多拉與魚人島來得明顯;另一方面,巨象就是喬伊波伊的伙伴,而且又聽令于光月家而行動,800年來也一直在迷霧中不斷移動,若沒有毛皮族的生命卡就幾乎不可能找到它,而只有與毛皮族世代結為兄弟的光月家會時刻持有毛皮族的生命卡。目前大部分讀者尚且只能預視到光月家即將在世界舞臺發揮巨大作用,而毛皮族的重要性沒有被作者足夠凸顯,他們僅僅只表現出守護路標歷史正文的作用。

然而,「世界黎明」是毛皮族與光月家數百年(雖然目前為止沒有明說,但應該就是800年)共同等待的,毛皮族也理應有其極大重要性才能與光月家并駕齊驅(只是恰巧這一代光月家的家臣成為了毛皮族的王,才有了領導人的上下級之分,并非毛皮族整個種族依附于光月家)。這一重要性,我認為就是「相隔800年,毛皮族中會再次出現烏拉諾斯」。這并非一個定論,但「光月家與毛皮族世代結為兄弟」必定有其重要意義,不可能只為借用佐烏存放路標歷史正文,或是只因毛皮族在佐烏上定居所以順便交個朋友這麼簡單。

佐烏鯨魚是否寄宿著令羅杰和御田不安的巨大生物靈魂,暫時還不得而知。這看似與毛皮族整個族群沒有直接聯系,但又不像是等同于象主的靈魂,所以這也成為了我認為「烏拉諾斯將出現在佐烏」的理由之一。而烏拉諾斯作為在羅杰死后出生的生物,就只可能是毛皮族,那一巨物或許會是天王烏拉諾斯的某種未覺醒的神秘力量。

毛皮族全員是天生的戰士,也讓我覺得這個族群絕不一般,這一設定不完全是為了保護路標歷史正文而用的,因為巨象的行蹤本來就難以捉摸。烏拉諾斯又稱「天王」,而毛皮族擁有凝視「天空」中的月亮而變身月獅的力量,變身后也更能在「天空」中漂浮;電是「天空」中雷電的弱化,也是月球都市的能源……

我嘗試大膽發揮想象,得到了烏拉諾斯相關的2種可能的設定方向。①類似于波塞冬與海王類的關系——毛皮族不算強的電流與有缺陷的月獅,是否因為沒有烏拉諾斯去充分喚醒他們?即「800年前的烏拉諾斯死了,毛皮族自此失去了烏拉諾斯的力量供給支持,電流變弱,又須凝視月亮時喚醒記憶深處的野性才能變身為月獅,而且體力消耗過大;當烏拉諾斯再次覺醒,便能讓毛皮族全體變為更為強大而且不會力竭的月獅,其兵力威勢堪比巨型海王類群」。

②類似于普魯托的強悍——毛皮族的電流和月獅是否就是烏拉諾斯未出現前的力量分配?即「800年前的烏拉諾斯死了,她將她的力量散布給了全族,所以大家生來就會有微弱的電流,也會有不完全的月獅變身(非常消耗體力,而且未經訓練會失控暴走);當再次有毛皮族覺醒為烏拉諾斯時,全族的電力將會收歸她一人所用,她可變身為在空中隨意漂浮并能肆意驅雷策電的終極月獅,單兵作戰能力堪比普魯托」。停下暫時無法得到印證的猜想,還是說回烏拉諾斯的身份吧。根據以上的分析,我以前的一個切入角度再次派上了用場。「距離出生還有一十」,指的是海王波塞冬沒錯,但「等到長大還有一十五」和白星的年齡是對不上的,因為白星完全覺醒力量是在今年16歲,初次顯現力量則是在10年前的6歲。再加上這兩句臺詞的氣泡沒有相連,更讓我認為「等到長大還有一十五」說的不是波塞冬,而是「另一位王」,也就是烏拉諾斯。烏拉諾斯在今年15歲覺醒力量,對應著毛皮族今年15歲的一個角色——加洛特。很多讀者一直不理解,為什麼這麼個醬油角色會被安排去萬國篇刷存在感?

但如果她的真實身份是烏拉諾斯,那麼就完全說得通了。如今她的戲份被大量打壓,大家基本都覺得她不僅上船無望還路人化,但實際上作者可能在故技重施——逐漸降低她的存在感,卻在某個世界點突然拋出她其實是烏拉諾斯的設定,制造爆點(正如她在佐烏篇后期基本不見人影,讀者懷疑是作者畫著畫著就忘了這個人,但她下次再出現時居然是在桑尼號上那樣)。無論毛皮族整體目前的戲份如何被壓縮、省略,依然不可否認的是毛皮族在設定上與光月家同等重要,我堅信他們目前的路人化只是「時候未到」。在光月家復國的一戰中,毛皮族并非重點,而最終的大事件才會是他們的舞臺。

疑是作者畫著畫著就忘了這個人,但她下次再出現時居然是在桑尼號上那樣)。無論毛皮族整體目前的戲份如何被壓縮、省略,依然不可否認的是毛皮族在設定上與光月家同等重要,我堅信他們目前的路人化只是「時候未到」。在光月家復國的一戰中,毛皮族并非重點,而最終的大事件才會是他們的舞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