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66:黃昏萌生C計劃,達米安與安妮亞現情頭!

什麼?你說你認識了達米安同學的母親?聽聞妻子的介紹,黃昏感到十分震驚,沒想到計劃還能出現意料之外的一環。約兒抱著禮物笑著對丈夫解釋了今天的經過,黃昏也感嘆約兒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畢竟那可是前首相夫人。

聽到黃昏稱呼對方是前首相夫人,約兒才意識到對方原來是那麼了不得的大人物,當下覺得自己剛剛的行為十分失禮,黃昏對約兒這副模樣也早已不見外,笑著問有沒有惹對方生氣,約兒說道對方雖然散發著不可思議的氣場,但態度卻十分親切。

時間回到茶會之上,梅琳達夫人笑著對約兒說道:「我想起來了,小約兒,安妮亞·佛傑,就是那個開學典禮上揍了我家兒子的那個是吧。」以為對方是來興師問罪的約兒,頓時慌張了起來,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冤家路窄?

「嗚哇哇哇哇,實在是抱歉,實在是抱歉,但安妮亞小姐并沒有錯,錯就錯在我給她灌輸了奇怪的知識。」約兒慌慌張張的模樣,旁邊的媽媽桑也意識到了,對方就是傳聞中的那位。

然而梅琳達夫人卻是叫住了小約兒,笑著連續說了三遍沒有關系,并讓小約兒不要放在心上。

梅琳達夫人解釋道自己與丈夫都認為那不過是小孩子之間的打鬧,所以并沒有放在心上,但約兒還是感覺需要道歉。

這也導致了梅琳達夫人突然拉下了臉,說道:「我都說了沒有關系了,那種事一點都不重要。」梅琳達夫人的語氣之重,讓得最后那幾個字都標注上了黑色的記號,結合她那鮮有的輪回眼,其實瞬間壓抑了下來。

這樣的氣場,讓得約兒內心都驚了一下,但其他的媽媽桑似乎都已經習慣了梅琳達夫人,也都沒有放在心上,反而是羨慕地說道戴斯蒙德家族采取的是放任主義,兄弟二人壓根就不需要父母的管教,就已經十分優秀。

而這時候約兒也才明白,原來教育孩子,也是各式各樣的。不過說來也甚是有趣,梅琳達也沒想到對方就是安妮亞的母親,這讓她對約兒小姐更感興趣了。

媽媽桑都認為小約兒實在是太幸運了,因為梅琳達夫人很少邀請陌生人參加聚會,她們之所以能夠參加,是因為她們都是梅琳達夫人在成為第一夫人之前就結識的朋友。梅琳達笑著說不用再討論那些陳年舊事。

而約兒在聽聞之后,卻是大感疑惑。「第一夫人?」難道是那種凡事都要拿第一,不拿第一就渾身難受的那種?一旁的媽媽桑沒想到約兒竟然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就跟了過來。

這時候梅琳達夫人也笑著說道,剛剛說什麼自我介紹晚了,不過是騙人的罷了,正是因為小約兒不知道,所以自己才會毫無顧忌地將她帶過來。

不過現在知道事情真相了,梅林不知道小約兒是否還能夠和剛剛那樣與自己相處。然而約兒并沒有理解第一夫人是什麼意思,所以當即說道,「那是自然,畢竟以第一為目標也并不是什麼壞事。」這番話雖然讓人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梅琳達夫人卻表示十分高興,畢竟因為這個身份,她一直沒什麼知心朋友。

不過為了不讓約兒有負擔,她還是說道,如果對方因為立場問題來不了的話,她也不會強求。

只是希望如果還有機會,她們還能夠成為朋友。

被第一夫人如此邀請,其他媽媽桑也都笑著看向一臉懵的約兒,現在天也聊得差不多了,梅琳達夫人盡地主之誼,打算送約兒回去。

在車里面,梅莉達夫人再次嘆氣了達米安的事情,看來她對自己的兒子還是十分在意的。梅琳達夫人說道她聽說自己的兒子好像挺享受學校的生活,說不定和小安妮亞的關系處得很好呢。

聽到夫人這麼說,約兒小姐也來勁了,那確實是不錯,安妮亞小姐每次說起達米安同學,都開心得不得了。約兒的興奮,讓得梅琳達夫人開始微微顫抖,她似乎極力地在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是嗎,那真是太好了。」

「今后也......拜托啦......」梅琳達夫人的表情逐漸怪異,讓得約兒都不禁掛上了一滴汗。

以上就是約兒小姐與梅琳達夫人后續接觸的回憶。

黃昏聽聞之后,笑著說道,畢竟對方是前首相的家庭,情況復雜也在所難免。約兒對此也表示贊同,此時彭德已經看準了目標,約兒小姐接著對安妮亞說道,這些都是她從梅琳達夫人那里拿來的點心,里面不僅有松松脆脆、嘎嘣脆,而且還有軟軟以及肉彈都彈。這奇怪的名字,讓安妮亞與彭德都虎軀一震,看來這似乎是什麼了不得的點心。

心思縝密的黃昏,此時已經對剛剛收到的信息展開整理,梅琳達·戴斯蒙德,統一黨總裁的妻子,同時也是他們監視的對象之一,只不過梅琳達和她的丈夫一樣排外,所以社交領域十分狹窄。在卸任之后,更是幾乎不拋頭露面,所以調查不到什麼有用的信息,另外,她與丈夫以及兒子的關系,似乎頗為淡薄,想要從她身上獲得有用的情報,可以說是高風險,低回報,基本不在他們任務執行計劃的一環。

但是,今天的相遇真的是巧合嗎?多疑的黃昏開始猜測,假設這一切都是有意為之的話。那麼就會有兩種情況,第一種是約兒主動接觸,說不定約兒去百貨商店的目的,就是為了接觸對方。一旁的安妮亞聽到后可就不淡定了。當即委屈地說道,都怪自己吵著要吃點心,才讓母親在百貨商店被大人物纏上。

被安妮亞這麼補充,黃昏當即否定了這種想法,畢竟約兒的背景他已經反復調查過了,從當前的情況以及她的反應來看,都不像是刻意為之,另外約兒若是真的有問題,也沒有必要將這件事說給他聽。

所以如果是有意碰面,也只會是第二種情況,那就是戴斯蒙德對自己產生了懷疑,但這也不至于冒這麼大的風險,讓妻子出面。

如今他們兩家的關系,能結仇的就只有安妮亞揍了達米安這件事,但考慮到他們家庭關系淡薄,復仇的可能性也是極低的,將兩種可能性都否掉的黃昏,已經徹底將安妮亞弄暈。而這時候約兒卻是小心翼翼地詢問黃昏:「那個,羅伊德先生,我今后也可以偶爾參加婦女會活動嗎?」

約兒請求的眼神,像極了想要出去玩又要征求大人意見的小孩子。「我這個人真的超級不諳世事,這麼做也是為了學習作為母親的情報,更快適應正常的生活。」約兒在不斷地解釋,希望自己請求,沒有對佛傑先生造成困擾。

然而這樣的話,卻是難住了黃昏,因為他的第一反應就是要拒絕,但莫名其妙地拒絕,會顯得很突兀,在猶豫了0.1秒之后,黃昏當即笑著說道,當然可以啦,約兒小姐。

「只是你沒有必要勉強自己,學習所謂的正常哦~家庭本來就是千家萬戶,各不相同。」黃昏說著把手伸了出來,約兒以為羅伊德先生是委婉地拒絕了自己的請求,眼神略微失落。

然而正當她也在附和的時候,黃昏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說道:「加入婦女會,我是贊成的!」

是的,黃昏在猶豫了0.1秒之后,認為同意才是最好的辦法,雖然他已經逐漸習慣了這種家庭生活,但也在不知不覺間積攢了不少壓力,所以給予各自私有空間,就顯得十分重要,當然,這種放松也要多加注意不被識破才行。

雖然目的是為了自己,但黃昏的嘴巴卻是抹了蜜。「畢竟有一兩個可以交心的朋友,也是非常重要的,雖然你已經有了尤里,但有些話,還是方便對朋友或者同性傾訴的。」

「那些至今為止都沒有嘗試過的事情,單純地與朋友聊聊天、玩玩游戲,盡情消瘦這樣的生活,不也挺好嗎。」黃昏的話,讓約兒小姐感到怦然心動,她只感覺周圍的空氣都變得香舔。「噢!羅伊德先生......」

「不過這里面還是有現實的考量的,畢竟我可聽說過有人因為什麼圈子都不混,然后被抓走的。加入婦女會,可以說是高枕無憂了。」黃昏的這句補充,讓得心動的約兒瞬間反應了過來,原來是這樣啊。

然而黃昏真的就只是為了給自己騰出點時間?不,因為黃昏認為,無論對方有沒有企圖,他或多或少都能夠獲得一些情報,倘若有陰謀的話,他作為俯瞰的那位,也能從旁警惕進而見機行事。

更重要的是,如果梅琳達夫人真如約兒小姐所說那般,那麼兩人的親近,就可以為梟的計劃,開辟一條新的道路。這個計劃與安妮亞與達米安的方案B相對,我黃昏稱之為......

「方案C,媽媽友大作戰計劃!」黃昏內心的想法,讓安妮亞大為震驚。

緊接著黃昏內心說道,如果方案C順利的話,或許能夠比達米安那個計劃更快達成目的。

這讓安妮亞很是惶恐,因為在她看來,如果方案C進展順利的話,安妮亞就要卷鋪蓋走人了!

呵呵,沒想到事情突然就變得大條了起來,安妮亞與次子,母親與次子母親,誰先成為好朋友的勝負對決,將會是一場名叫「拉關系大戰爭」的殘酷戰役。

戰斗的號角已經正式吹響,安妮亞知道自己已經完全沒有退路,她能夠做到的,就是「塔塔開,塔塔開!」

「唧唧,安妮亞做作業去了!」覺得不能再這麼下去的安妮亞,當即跑回了房間,她要用畢生所學,徹夜想出一大堆跟次子搞好關系的大作戰才行。坐在板凳上的安妮亞,下筆如有神,所以很快,她就睡入了夢鄉。

約兒這邊,因為剛好十二點,所以進入了網抑云時刻,「妥摸打雞......是嗎?」約兒十分抑郁,因為她真的沒有朋友,然而時間來到了十二點零一分,約兒就突然想起,梅琳達既然是大人物,那應該要向店長確認一下才比較好。

來到花園,店長得知約兒結交了總裁夫人之后,坦言并沒有什麼所謂。但即便是保守派,有些事情也是無法預料的,所以他并不推薦她們保持聯系。

即便是要成為朋友,也請務必小心,不要讓你的丈夫,懷疑你有政治偏向。店長的提醒,讓得約兒內心一緊,不過對于這一點,她卻是讓店長放心。

因為羅伊德先生之前就和戴斯蒙德先生見過面,并且稱贊對方是一個好人,他甚至還說過自己對統一黨有些興趣。約兒這番話,讓得店長停止了修剪的動作。

他面無表情地回頭看向約兒,緩緩發出一句:「嚯......」

第二日,頭昏腦脹的安妮亞啥都沒有想出來,這時候小貝琪跑了過來與自己打了招呼。

「什麼!你想知道如何跟達米安迅速搞好關系的方法?」小貝琪聽到阿尼亞這麼問自己,當即心花怒放,畢竟安妮亞這瓜她一直就想磕下去,沒想到這一次終于要動真格了。

小貝琪當即對安妮亞說道:「根據魔法記載,咬著面包在拐角撞上那個他,就會喜結連理喲」。只要安妮亞用上這招,達米安定然會手到擒來。小貝琪當即去小賣部買了一塊漢堡,塞進了安妮亞的嘴巴。

「他來了,戀愛最重要的時機,就是闊闊噠!」「一庫所!安妮亞醬。」

阿尼亞風馳電掣地沖了出去,雖然手中沒有「系挪意」,但對方也沒有「螺旋丸」,就這沖擊速度,拿下達米安可謂是手到擒來。

然而達米安卻是早已料到一般,微微轉變腳步,不忘插著口袋,走了過去。

「納尼!」安妮亞萬萬沒想到,自己修行出來的必殺技,竟然被輕易躲了過去。

「呵....殘念噠喲」達米安使出頂級嘲諷,很顯然,他早已看穿了安妮亞的攻擊。

兩位小弟都不禁感嘆達米安的強大,達米安也是嘲笑地看著趴在地上的安妮亞,說她是在吃地上的面包。

忍無可忍的安妮亞,最終使出了「尾獸玉」,將漢堡噴在了達米安的頭上。安妮亞小小年紀,有已經掌握如此強大的力量,讓達米安始料不及。

達米安呆住了,奇怪的情頭就此增加,小胖孩笑著說道,這樣的達米安少爺,和那家伙十分登對。

反應過來的達米安怒不可遏,當下就要處決了安妮亞,但小弟們害怕達米安少爺得雷,出手制止了,而安妮亞見作戰失敗也主動撤離了現場,就這樣,安妮亞的好朋友大作戰親密度直接變為負一百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