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娃做飯,一不小心做成了藝術家?90后寶媽的「世界名畫」,美到舍不得吃!

一年前,

她辭掉工作照看孩子,

在新手媽媽的身份里不斷掙扎,

輾轉于無休止的照料和生活瑣事中。

一年后,

她一不小心把尋常飯菜做成藝術品。 

醬油炒飯堆積成山林,

山藥泥涂抹,化作浪漫的積雪。

重溫韋斯·安德森的 《布達佩斯大飯店》,

她把粉紅色的昨日世界,

變成 飯桌上的童話。

斑斕葉折成小傘,

奶油奶酪勾勒出莫奈的秘密花園。

18歲的卡米耶邂逅25歲的莫奈,

一眼萬年的瞬間,

連風都在搖曳她的裙擺。

黑芝麻糊還能這麼吃?

秋雨滴滴答答,顛倒了整座城市。

幾片落葉帶來跳舞的水波紋,

那里藏著 芝麻的醇香和奶油的甜。

東京奧運會開幕那天,

看著火炬台,她做了這道甜品。

富士山上的光芒,是東方紅在閃耀。

迫不及待嘗一口,

是DuangDuang的抹茶椰汁凍~

「中式蒸蛋也要卷起來」

蛋白開出了玫瑰、鈴蘭和雛菊的花海,

純天然蔬果汁給家常菜造一場夢,

1234你要Pick哪一個?

庭靜人消夏,荔子引微涼。

濃郁的巧克力、絲滑的冰激淋......

貴妃只可嘗荔枝,

你卻能擁有一整棵荔枝樹!

以上所有堪比藝術品的美食,

全部來自一位 30+的全職媽媽。

社交平台上,她叫自己「小白小磊小天才」

但粉絲都愛說她是媽媽里的 「大天才」

沒有美術基礎、不是專業廚師、

攝影和排版也都是自己在家摸索......

全職媽媽搞起藝術來,

一樣了不起。

01

過的精致,也是藝術。

「很多東西看著難,其實都不難」

「小白小磊小天才」(以下簡稱「小白」)的作品每次一發布,熱度總是居高不下,粉絲也愛用 「大神」「嘆為觀止」「太絕了」去形容小白的每一個作品。

但用她自己的話說,就是 「很多東西看著難,其實都不難。」

她并不是學美術出身,也不是什麼專業廚師,最開始發布在平台上的,都是一些 簡單好操作的寶寶輔食:山藥南瓜湯、豬肉燒賣、魚肉塔塔、番茄魚片......

雖然難度不大,但 用心的排版和裝盤,也為她之后的作品打好了基礎。

她還記得 第一次把飯做成畫的樣子,是一道海鮮咖喱飯,當時買咖喱正好送了一個海豚和貝殼的模具,想著之前看別人用奶昔做成了各種海岸沙灘, 她也想試試看:

「米飯或許也能這麼做,咖喱煮好擺進去,白米飯鋪一半,再拌個藍色米飯鋪另一半,壓兩個海豚放上去,最后竟然只花了半個小時。」

難度雖然遠不及最近的作品,但從這份海鮮飯開始, 「美食藝術家」正式上線!

從梵高、莫奈的印象派、到波普藝術與青綠山水,藝術圈的名畫全讓她玩兒了個遍,就連家里 最平凡的番茄炒蛋,也在蒙德里安的抽象畫中,煥發了 第二春」。

「某天看著切好的番茄,打散的蛋,我眼睛里閃現的,全都是蒙德里安的《紅黃藍的構成》,藝術版番茄蓋飯就這麼誕生了。」

作品一發布,就收獲了上萬條點贊收藏,小白趁熱打鐵又做了揚州炒飯版波普夢露、番茄炒蛋版日落故宮與海上日出...... 你看,米飯也能如此風情。

不過,不是每一次創作都一帆風順。家常飯菜只是換個方式,困難的都是水餃、燒賣、烘培甜點那一類:消耗時間,失敗率也很高,要一個個試配方、調很久的色, 像莫奈的《睡蓮》就連續揉面調色了整整三天。還有那個很火的旗袍水餃,小白調色調到后半夜,本想用敦煌配色,后來覺得和想象中差太遠,沮喪中又嘗試了粉色系,最后也不是特別滿意。

談起藝術品與食物的結合,小白并不覺得這是件多了不起的事,因為平時就很喜歡看各種藝術展,所以把喜歡的東西帶進生活里, 不過是一種順理成章的習慣。她喜歡 莫奈的睡蓮,181副作品都可以做成各種美食,餃子、冰沙、面條、吐司畫……仿佛總也玩不厭,他說:「《睡蓮》系列是莫奈藝術生涯完結的高光之作,也是藝術史上璀璨的星星。」

除了早期的名畫系列、番茄炒蛋系列,小白還在不斷嘗試 國風系列和各種更立體的場景......而這些,從前小白想都不敢想。雖然也會有人說這些 「中看不中吃,藝術不是這麼表現的」,但她覺得不只是做成藝術品的樣子才能是藝術, 用心把食物做精致,把沉浸做菜的這段時間過精致,也是一種藝術。

做這些美食的初衷是為了孩子,所以 安全和天然也是她最看重的事情,網絡上的粉絲都在期待更好的作品, 但她絕不會為了出效果,去盲目使用各種色素和添加劑:

「繽紛的色彩都是由天然植物制成的,藍色是蝶豆花、黃色是南瓜、紅色是番茄,黑色是黑米……不能偷懶使用色素。」

02

從「空心媽媽」到美食博主,

生活還可以這樣過!

說起做菜,是機緣巧合,也像是命中注定。

20年初,小白的孩子出生了,和所有新手爸媽一樣, 迎接孩子的過程既興奮又驚險:寶寶的臍帶繞頸一圈,順產了一個多小時,差點都要住進ICU,好在最后母子平安。

起初,半個月產假一結束就計劃回去上班,但小白舍不得缺席孩子最依賴她的日子,假期一再延后, 最后 索性辭掉工作,全職帶娃。

和孩子在一起@小白小磊小天才

可離開工作不到半年,小白就覺得自己陷進了與社會脫節,和朋友脫離的狀態,那種難熬并不是孩子帶來的,更多的是內心的掙扎和失衡, 好像自由離自己越來越遠,整個人都變得特別壓抑。

直到寶寶10月后開始吃輔食,小白開始每天研究各種造型的飯團、燒賣給孩子吃,因為小白之前做策劃, 會習 慣性的玩些創意,所以每頓飯不弄點花樣就渾身不自在。

小孩子吃的開心,先生也覺得做得很漂亮,干脆鼓勵她發在小紅書上,那里沒什麼熟人,也能跟別人多溝通。

最開始給孩子做的輔食

2020年10月,小白給自己的賬號起名 「小白小磊小天才」,開始隨手分享自己做的日常輔食,記得第三篇的小兔子飯團就有四五千人點贊,那一刻成就感爆棚:「當別人贊美的時候,你會更有動力去把這件事情做得更好。」

做飯的過程很治愈,那是在消耗中尋找有趣的事情, 在小白心里,真的有找到生活出口的感覺。

專注在食材上,認真的切東西、炒東西......反而消解了無法排出的情緒,如今再回頭看,她并不會覺得帶孩子的日子特別糟糕。

雖然現在的小白,已經是專業的美食區博主,但她還是愿意鼓勵更多人加入:「我為什麼一直做這個分享,也是希望看到的人,能盡量做做這件事,真的可以解壓。」

《星月如潮》這道菜,火了以后不少人模仿,又分享出來@她,那一刻小白覺得很值得,其實就是簡單的家常飯,只不過換個方式來做, 生活不也是如此嗎。

后來制作輔食時,小白的寶寶也會參與, 合作最多的就是面食,面團有很強的延展性,揉面對孩子來說趣味性也最強。小白說:「看到我在揉面,他還會主動要一塊面團。」

以前做飯是媽媽去對抗低落的情緒,沒想到如今能和孩子一起在食物中成長,從制作到品嘗,從視覺到味覺, 在玩樂和三餐里習慣了什麼是美。

「想要做好藝術品食物,最重要的是熱愛生活,只有你真正的享受它,才能把它做好。」她在烤菠蘿片的時候發現,菠蘿薄片經過烘烤后邊緣卷曲、色彩有深有淺,特別像向日葵。

梵高《向日葵》版本的菠蘿飯,也就有了最初的雛形。

先將菠蘿切成0.5厘米的薄片, 風干或烤制后,就變成了熱烈的向日葵。

最后用菠蘿丁、肉松、雞蛋一起翻炒出噴香的菠蘿炒飯,擺成花瓶的樣子,將菠蘿片當成向日葵插進瓶中,調整好位置后, 向日葵菠蘿炒飯就這樣出爐了。

做美食博主后,小白覺得自己最大的變化就是變得 更開朗了,不迷茫了,好像生活有無限可能的感覺。

「去年,我看了很多美食博主,我覺得他們都很厲害,把興趣當職業做,沒想到有一天我也可以。」 談起之后的計劃,小白希望能做 餐飲相關的個人品牌,再注冊一個工作室。

全職媽媽也好,自由人也罷,

只要愿意,時間的縫隙里,

你總能找到生活賦予的驚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