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他畫的背景,火影可能就變成了村頭打架

在欣賞一部作品時,除了引人注目的戰斗和令人深思的劇情外,你關注過“背景”這玩意兒嗎?

從奧特曼或者超英劇里舉手揮足間大片大片倒塌的建筑,到漫畫里那些能力非凡的選手一擊摧毀的國家或城市,又或者是小說中寥寥數語鋪墊下的主角生活的地方——總之,背景似乎是一個“很重要但又沒那麼重要”的東西。

《一拳超人》

重要自然是肯定的,一個好的背景就是作品中最佳的“綠葉”,但也不得不承認,大部分人比起背景,更多的目光會被主角團與他們的的愛恨情仇吸引去目光。

就像京紫一樣,雖然有著讓大家感嘆“這山!這水!”的絕佳背景畫面描寫,大多還是將會目光集中在我老婆薇爾莉特·伊芙加登身上。

《紫羅蘭永恒花園》

前段時間的“你這背景太假了”,就是非常好的一個例子。

這位新疆尉犁的小伙子劉元杰,在直播帶貨時由于新疆美麗的背景與他本人顯得有些“格格不入”,被許多網友質疑他的背景是后期加上去的,劉元杰于是做出了諸如丟水桶丟鞋,直播洗頭刷牙等手段證明自己的背景不是假的,這些視頻也引發了一波創作熱潮,各種“假背景”如雨后春筍般出現。

從這個視頻的評論中能看出,很多人都是打趣于主播和背景太過于格格不入,要是換個人可能真就沒這種戲劇感。

你看,即便是和背景“八字不合”,劉元杰也被他視頻中的“綠葉”好好的襯托了起來。

漫畫界也是一樣。作為靠畫面與文字傳達作者思想的作品,背景比起短視頻來說,有著更加舉足輕重的地位——這位勇士在下一個鏡頭,到底是在村長家討論那把全村最好的劍,還是在城堡里和一個老頭寒暄,一個清晰的背景先于文字就可以讓人一目了然。

而漫畫背景里偶爾也會埋藏許多作者布置的小彩蛋。

例如咱們的船長路飛,在震驚全世界讀者的“太陽神尼卡果實”的消息出來后,部分漫畫資深迷在之前的章節中,找到了尾田在背景中埋藏的一些“線索”(盡管目前還有不少人覺得這是在“強詞奪理”)。

1044話關于“太陽神尼卡”的剪影

在空島時路飛的剪影特寫,給空島戰士看呆了(有一說法是這位戰士可能知道什麼)

然而,盡管作者們在背景里“可能”埋藏了關于漫畫結局的重要線索,但令我意外的是,漫畫里的背景,除了那部分細節,其他大部分畫面可能都不是作者本人畫的。

這些事兒是我在一個名為“マツコの知らない世界”(松子不知道的世界)的日本綜藝節目看來的。

這個節目的主持人,也就是節目名字中的松子,是日本家喻戶曉的綜藝搞笑藝人,她在節目中向觀眾介紹各式各樣的有趣產品、美食等等,隨著節目從14年首播直到現在,介紹的東西也越來越五花八門。

就在最近的一期節目里,松子請到了一位實力派漫畫助手佐藤敦弘,讓他談一談多年來漫畫生涯的樂趣與心酸。

這期節目區別于松子其他的漫畫特輯能吸引我的原因是:這位佐藤敦弘先生,是一位有著29年職業生涯的資深漫畫從業者,他的工作就是“畫背景”。

左為主持人松子,右為佐藤敦弘

就這樣一個聽起來好像不是什麼很“出彩”的職業,佐藤敦弘幾乎做到了業界巔峰。他為《火影忍者》、《死亡筆記本》等大量熱門作品畫過背景。

由于背景經常占據畫面的一大部分板塊,換句話說,你看到的木葉村,可能除了鳴人以外都是他畫的。

提到木葉村,我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這張圖

就像我上面所說的,漫畫家會在自己的作品里夾雜一些彩蛋,比如火影忍者的作者岸本齊史,就曾在一個賣面具的小攤上擺上了隔壁老大哥《七龍珠》中的角色“餃子”的臉譜。

而用佐藤敦弘的職業來形容這段,大概就是:佐藤敦弘畫好整個攤子,然后岸本齊史把其中的一張臉譜改成“餃子”——如同一個漫畫家版本的PS操作。

偶爾漫畫家還會丟來一些如同你的甲方發來的謎一樣的概念圖,在一張隨意勾勒了幾條線的圖片上畫出一個“西洋的世界”里的“廢墟”,盡管看起來可能有點“苛刻”,但佐藤敦弘表示這幾乎就是他的日常。

出自《黒魔無雙~墮ちた圣騎士と復籍の黒魔道士~》

前面是甲方,后面的是佐藤敦弘的成品

在我有了“這樣畫漫畫作者是不是有點偷懶”的想法后,我搜索發現,原來這是漫畫行業的一種約定俗成的創作方法。

并不是我的漫畫就一定完全需要我來創作,眾所周知,作為一個長篇連載甚至是十數年長篇連載的漫畫家,這很明顯是個“高危行業”,只不過“危”的是漫畫的生命。保持漫畫的穩定更新是頭等大事,所以在諸如背景等一系列可替代性比較強的地方,就出現了“背景漫畫助手”這種幫助作者穩定更新的職業——佐藤敦弘毫無疑問就是最優秀的那幾人之一。

助手負責背景,作者負責角色,是在漫畫界很常見的分工合作

可能有人表示疑惑:佐藤敦弘就甘心畫了一輩子背景?不想把名頭中的那個“助手”摘掉嗎?

佐藤敦弘當然想過,哪個畫漫畫的不想有一本印著自己大名的人氣作品?況且彼時的佐藤敦弘在17歲的時候參加了漫畫獎,并且一路過斬將留到最終審查,這讓他相信自己有成為漫畫家的潛力。

可惜,這世界就是這麼殘酷,無論佐藤敦弘怎麼投稿,他的作品都沒有獲得連載的機會,直到他在岸本齊史手下當助手時,岸本齊史對他進行了一番犀利到有些“殘忍”的點評,節目上的佐藤敦弘是這樣回憶的:

“岸本齊史老師對我說我畫的畫沒有感情,從此讓我決定要走背景助手這條路。畢竟背景就是要襯托角色……”

但之所以殘忍要加上雙引號,是因為岸本齊史并非將佐藤敦弘描述的一無是處,相反,岸本齊史對于佐藤敦弘的畫給予了很高的評價: “所以我的畫沒有個性,反而代表能夠配合任何人的畫風。”

就這樣,佐藤敦弘對于背景從此有了獨一份的堅持,加上他堅持使用手繪——在數位板作畫流行的現在,手繪毫無疑問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況且很多的漫畫家經常會將現實中的照片轉換一下稍作修改制作背景。

佐藤敦弘堅信手繪能畫出真實又溫暖的背景,也因為這樣他的畫面受到了許多漫畫家的喜愛,參與了大量知名作品的制作。

盡管佐藤敦弘盡心盡力的作品經常會被讀者一眼瞥過,可能只起到“綠葉”的作用,但節目上的佐藤敦弘也絲毫沒有遺憾的表情,相反,他非常樂于見到這種情況: “背景最重要的就是自然,能夠讓讀者瞥一眼就過的背景才是好背景!”

“背景本來就應該是襯托角色的東西。”

不過雖然本人這麼說,看完節目的我,發出了和松子小姐一樣的疑惑:

“感覺漫畫業界至今都還是只會推崇作者一個人,我覺得讓這些助手能夠在作者的底下掛名也好啊。”

一直以來很興奮的講著的佐藤敦弘也無奈的笑了笑,吐槽道“背景漫畫助手”是一個30年都不會漲薪水的世界。

雖然薪水可能幫不上什麼忙,但既然已經知道了有這麼個行業,以后漫畫的背景,我怎麼著也多看兩眼,不然明明是數個畫家合作出的一章漫畫,不白嫖豈不是虧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