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以狼為主角的動畫,也許是骨頭社最被低估的冷門佳作

上世紀90年代末,正值日本經濟泡沫破滅、國民自豪感一落千丈的衰退期,一名動畫工作者卻毅然從大公司辭職,踏上了前途未卜的創業之路。

(南雅彥)

這名走出舒適區的勇士叫南雅彥,他將新成立的動畫公司命名BONES,此後二十多年間,我們這代人給了它一個親切的昵稱—— 骨頭社。

深知動畫製作艱辛的南雅彥,在創社之初就放出豪言「 要做有骨氣的動畫」,這既是對社名的注解,更是對企業精神的宣誓。

今天推薦的,正是骨頭社早期的一部原創動畫,該作無論劇情還是質量,都可算對南社長誓言的最佳證明,它就是—— 《狼雨》。

故事發生在一個架空的未來世界,全球陷入瞭望不到盡頭的 漫漫寒冬,自然環境急劇惡化。

諸位不必糾結嚴寒成因,先打個預防針:《狼雨》絕非世界觀完整嚴密的作品,頗多突兀設定讓人摸不清頭緒,甚至看完全集仍無答案……但這毫不影響本作的優秀,且容我細細道來。

在「 貴族」階層(實為壟斷高科技的寡頭)主導下,倖存的人類聚集到少數定居點,資源與科技的集中利用,暫時緩解了危機。

然而,生存危機的暫時解除,卻帶來了 更惡劣的結果

貴族們拋棄了領導者的責任,在數不清的假面派對中醉生夢die。

平民們也喪失了反抗命運的勇氣,「活下去」的人生課題已過于沉重,以至于不願花精力思考「為何而活」。

表面看,困局源于長久不見好轉的氣候,實際上,危機的真正核心是 全人類在災難前的絕望與沉淪

千夫諾諾,不如一士諤諤!眾生的沉淪中,有位勇士拒絕了苟且,踏上了追尋希望的漫長旅途,他就是本作男主,一身傲骨的白狼—— 狼牙。

圖沒放錯,狼牙是貨真價實的狼,但在本作世界觀中,狼能 隨心所欲幻化為人形

故事開頭,狼牙闖入了被穹頂遮蔽天空的衰敗都市「圓頂」,吸引他的是「 月之花」的淡淡氣息。

印第安神話中,狼作為光明使者被神從樂園派往人間驅散黑暗,直到世界毀滅,才能在月之花指引下回到樂園重溫神的眷顧。

從養育狼牙的印第安長老,將這悲壯傳說講出的那刻,狼牙的使命就已確立,他將在餘生中奮盡全力尋找神話中的「 樂園」,只為證明 狼族最後的驕傲

在他眼中,躲在聚居地中苟且偷生的人類已形同滅亡,如果不是為了尋找月之花,他絕不願踏入人類領地半步。

從實用主義的角度看,幻化成人的本領使狼們得以混跡城市圖個溫飽,也讓動畫製作組的敘事難度大大降低,可謂相當討巧。

但聯想到狼族在動畫中的悲慘遭遇,以及狼牙等角色所承擔的使命,我覺得,該設定更像一個貫穿全篇的隱喻—— 狼,喻指著人類對殘酷命運的抗爭

生長于荒野,狼牙天生就願意以狼的身份生活,但他的同胞們卻不見得。

外冷內熱的混混首領 狼爪,率一幫無業遊民混跡圓頂,依靠搶劫貴族鷹犬押送的物資維持生計,長期的刀口舔血令他身心俱疲,更雪上加霜的是,官方搜捕及戰鬥減員讓混混團夥瀕臨崩潰。

遊手好閒的小偷 狼須,多虧有靈活身手,才在好吃懶做的同時不至餓掛。

膽小怯懦的孤兒 狼嗥,在收養自己的老人意外離世後,只能通過翻找垃圾桶勉強裹腹。

以上三「人」均由狼所偽裝,星球陷入寒冬後,狼成了不受歡迎的生物,貴族甚至設立了專職捕狼的獵殺隊,在這種氛圍裡,人形的偽裝無疑讓狼更易生存。

為何不回歸荒野堂堂正正的活?且不說能否逃過全副武裝的獵殺隊,日益惡化的自然條件也使該選項無比沉重。

直到狼牙驟然出現,堅定的目光如驚雷般將三位同胞從渾渾噩噩中驚醒,他那在月之花指引下 榮歸樂園的宏願,更點燃了眾狼鬥志。

狼須與狼嗥不加猶豫的和狼牙一起踏上旅途,傲嬌的狼爪也在口嫌體誠的吐槽後加入了隊伍。

在得知月之花的化身——盲眼少女 雪珊于貴族內鬥中被劫走後,四狼毅然決然躍過城牆,頭也不回的奔向了無邊荒野。

如果說神話中的樂園過于縹緲,那若想觸達這遙不可及的夢,狼牙們就必須克服一道道殘酷考驗。

考驗有 體能層面的。

他們在出走的頭天,就于荒野中陷入斷糧窘境,待好不容易找到羚羊肉飽餐一頓,旋又因誤入廢墟觸發自動kill兵器,而在命懸一線的戰鬥中消耗掉寶貴體力。

更艱難的考驗是 精神層面的。

破敗的海邊小鎮,狼牙們「尋找樂園」的豪言沒能打動滯留此地多年的一眾老前輩,反而招致惡毒的嘲諷。

原來,這群老狼年輕時也曾無比樂觀的追尋樂園,直到在必經隧道中遭遇瓦斯,倖存者灰頭土臉逃出後,餘生只能如廢物般做起了拉車牲畜,以換取少許可憐的碎肉。

慘烈的「前車之鑒」無情鞭打著狼牙一行的自信: 前輩以健康為代價,卻換來更沒尊嚴的生活,我們會重蹈覆轍麼?

漫漫旅途中,他們也並非一無所獲。

劫走花之少女的 達西亞公爵,在與追兵廝殺中將其丟失,四狼趁機將雪珊救走,並在隨後的逃亡中得到了她的充分信賴。

圓月之下,雪珊為眾狼變幻出直達天際的花路,長路盡頭的夢想鄉仿若近在眼前。

然而,這一刻的幸福有多強烈,隨後不久追上來的達西亞用武力奪走雪珊時,眾狼的屈辱就有多刻骨。

失去雪珊對眾狼無疑都是痛苦的,但狼牙的反應卻格外 極端:他拒絕了狼爪「稍事修整養好傷再行動」的穩健提議,獨自冒著暴雪上了路。

作為團隊的發起者和精神支柱,狼牙這一角色頗值得探討,不同于狼爪的刀子嘴豆腐心,更不像狼須的大大咧咧、狼嗥的毫無城府,狼牙至始至終都沒表露過內心。

作為團隊中最堅信樂園存在的一員,狼牙的一切行動都圍繞這一目標展開,甚至少有的幾次鬥毆也只因被他者貶低了夢想。

但這一夢想的出發點,歸根結底是從集體主義的角度,去實現整個狼族的夙願,而狼牙是有血有肉的個體,那就必然有 七情六欲

因此我在觀看前半部時,對將狼牙臉譜化的刻板手法視為瑕疵,直到發現製作組的 神來之筆

獨自行動的狼牙,誤入沙漠綠洲,在沙漠巨草的致幻迷惑下,意識脫離軀體進入虛幻世界:溫暖的氣候、宜人的環境、遍地的牛羊,他還遇見了山貓幻化的美少女「美玉」。

狼牙對幻境的反常視而不見,甚至在與美玉的嘻戲中忘卻了同伴和使命。

看到此處方才驚覺,最鐵石心腸的狼牙也有軟肋,刀山火海都無法阻撓的他,遇見了生命中的最大考驗—— 溫柔鄉

沉溺幻境的狼牙如何重回現實?眾狼怎麼奪回花之少女?苦苦尋覓的樂園能否到達?這些懸念將留待讀者自行解開,我希望用餘下篇幅談談其它。

成立二十餘載,骨頭社收穫過巨大的商業成功,《鋼之煉金術師》、《交響詩篇》等名作早已沖出亞洲蜚聲世界;也經歷過叫好不叫座的商業低谷,獲評豆瓣高分的《庫拉烏幻之記憶》、《東京地震8.0》等連成本都未收回。

但無論成敗,骨頭社都從未丟掉傲骨,不為商業利益賣萌賣腐,將「做有骨氣的動畫」之精神融入了成立至今的每部作品。

這也是我認為《狼雨》最能契合這家偉大公司的原因,和狼牙一樣,骨頭社選定了一條代表尊嚴的道路,哪怕明知將面臨數不清的挑戰和挫折,也無怨無悔風雨兼程。

這也許,正是所謂的 人間正道是滄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