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算瞎也不會用鼬的眼睛」「土哥趕快移植,我馬上不行了」

佐助在《火影忍者》中是飽受爭議的人物,雖然他一時興起總會遭到「毒打」,可他的實力總是可以在「毒打」中實現飛躍。

除了「一時興起」的梗之外,佐助還有不少「真香梗」。

「你這個外族的忍者,不配炫耀那只眼睛」

佐助大鬧五影會談,目的就是將團藏殺死。依靠香磷出色的感知能力,佐助和帶土攔住了團藏的去路。

佐助和團藏的戰斗以佐助的勝利而告終,團藏的兩個部下全部被帶土抓走,團藏自己使用「里四象封印」陣亡。團藏死后,第七班以敵人的身份再次相聚。

小櫻本想殺死佐助,卻險些被反殺,卡卡西及時出現踢開佐助,兩人之間的戰斗一觸即發。面對實力大增的佐助,卡卡西需要使用寫輪眼應對。

當卡卡西露出寫輪眼時,佐助表示:你這個外族的忍者,不配炫耀那只眼睛。顯然在佐助的眼中,卡卡西的血統完全比不上宇智波一族,沒有任何資格使用本屬于宇智波一族的寫輪眼。

佐助剛說完這句話,就立馬使用出「千鳥」,這一招可是卡卡西在中忍考試期間手把手教給佐助的。佐助前一秒不允許說卡卡西不配使用寫輪眼,后一秒卻馬上用出卡卡西教他的雷切,「真香打臉」實錘。

「你讓我跟她玩戀愛游戲」

第四次忍界大戰中,大筒木輝夜最終被鳴佐聯手封印,本以為忍界即將重歸和平,誰曾想佐助并沒有「妥協」。

佐助控制了九大尾獸,并表示自己要成為火影,并處死目前存在的「五影」。面對當時「冷血的佐助」,小櫻再一次表達了自己的心意,佐助卻直接對小櫻使用幻術。

卡卡西見狀,直言小櫻只是想幫助佐助而已,不過佐助并沒有領情。佐助直言不諱:你讓我和跟她玩戀愛游戲?

「鳴佐之戰」結束后,佐助和小櫻的戀情正式確定。關于小櫻的「真香梗」可以總結為:你讓我跟她玩戀愛游戲?小櫻真好看!

「我就算瞎也不會用鼬的眼睛」

佐助沒有找到宇智波鼬復仇時,他每一天都渴望自己能夠變強,此時的佐助內心只有一個愿望:殺死宇智波鼬。

宇智波鼬病發身亡后,佐助終于開啟了萬花筒寫輪眼。佐助對于宇智波鼬是仇視態度,他同樣不屑于使用宇智波鼬的雙眼。只有通過移植,才可以開啟永恒萬花筒寫輪眼。

佐助大鬧五影會談時,因為和五影輪番戰斗,他的非永恒萬花筒寫輪眼幾近失明。殺死團藏遭遇卡卡西之后,佐助更是無法維持須佐能乎,一天之內過度使用萬花筒,佐助險些成為「瞎子」。

通過這次的戰斗,佐助迫不及待要求帶土為了移植宇智波鼬的雙眼,他甚至一刻都無法等待。

根據佐助的這一段劇情,衍生出一個「真香梗」——

「我就算瞎也不會用鼬的眼睛」。

「土哥趕快移植,我馬上不行了」。


用戶評論